創業邦:2015中國最佳創業城市榜單出爐

創業邦:2015中國最佳創業城市榜單出爐

 

A股經歷7月的“端午劫”后直接“瘋牛”入“瘋熊”,市場陷入擔憂,創業投資霜降。統計顯示,8月VC市場披露的案例為106起,投資規模僅為14.71億美元,而7月則為186起,73.92億美元,投資數目和金額規模呈現雙雙回落態勢,而PE市場披露的案例僅為20起,投資金額更是僅為7.76億美元。

 

與A股股災一道而來的還有宏觀經濟減速,這可能使創業者的信心動搖:美好的創業時光還會繼續嗎?還有沒有必要關注哪座城市才是創業夢想家們的搖籃?

 

答案是肯定的。此次“中國大陸最佳創業城市”榜單是由創業邦連續第四年發布,此間三年,大致是經濟學意義上的一個經濟短周期的長度。創業邦研究中心搜集了自2012年8月至2015年8月中國VC/PE投資市場的基金募集、投資數據,進而發現,8月創業募投資驟然跌落不過是向著均衡趨勢回歸。換言之,這是對之前出現的創投狂歡的修正而不是真正冰點的來臨。如果考察更長周期的募投資數據,比如八年、十年,或許我們甚至會覺得這個8月還算是創業繁榮的月份。

 

“創業繁榮”,不是一群愛折騰的人頭腦發熱的產物。這里至少有四個支撐的論據。

 

其一,經濟轉型,依靠創新激發增長動能從上至下已經形成共識,關于鼓勵和促進創業的各種政策和服務仍將源源不斷地出現。

 

其二,改革開放三十多年孕育了一個基礎龐大的富裕階層,也擴大了知識階層,從創業所需的資金和創業所需的必要的技術手段和知識儲備來講,創業成為可負擔的行為。

 

其三,實用主義盛行的社會風氣,使得對財富、成功、名譽的追逐在今天不再是令人羞于啟齒的話題。馬云、劉強東等商業明星帶來示范效應的同時,也激蕩著青年們渴望商業成功的心。

 

其四,互聯網,尤其是移動互聯網技術,帶來的創業紅利在今天遠沒有被完全開發。這也是為什么一談起創業,就會聯想到互聯網創業,聯想起“互聯網+”或者“+互聯網”的原因。

 

說到底,股災、經濟減速不足懼,創業繁榮還會繼續下去,只不過相比此前的“狂熱”會顯得冷靜些。既然如此,最佳創業城市的推薦依然有必要,因為不同城市不同的創業基因、氣質和稟賦條件總是要吸引不同類型的創業者。

 

最佳創業城市的推薦依然有必要

 

為什么是它們?

 

將創新能力放在最核心的位置,是因為創業邦研究中心認為,創新是城市發展的新動力,在現在和未來都可容納更多的創業機會。考察創新能力時,我們把創新看成是一個“投入-產出”系統,由此設置了18個可以反映城市創新能力的指標,比如衡量投入的獨立科研機構數量、研發人員數量、企業研發支出、VC/天使投資案例,衡量產出的專利密度、技術市場合同成交情況,等等。今年的中國大陸最佳創業城市評價體系中,創業邦對2014年的指標做了一些修正和增補,但總體還是將城市的創新能力作為考察的核心項。此外,我們也關注城市的宏觀物質條件,創業成本、創業活力以及宜居程度。

 

宏觀物質條件主要考察城市的GDP、消費能力、市場容納能力等。創業成本主要關注城市的勞動力成本、租金成本以及宏觀綜合稅負。創業活力則以中小企業的數量、產值以及創造的就業為度量。而城市的宜居程度則綜合考慮了置業壓力、公共服務提供能力、環境質量等因素。

 

九次方大數據是榜單的獨家合作伙伴,搜集和整理了各項指標涉及的所有數據。此外,創業邦研究中心建立了組合評價模型,將由因子分析得出的客觀評價結果和由德爾菲法得出的主觀評價結果相結合,得出創業適宜度,以創業適宜度來反映一座城市的創新創業容納能力。

 

需要指出的是,本年度的最佳創業城市評選,我們選取的樣本城市為47個,除了廈門市之外,其他城市的GDP均達到3500億以上。

 

與2014年相似,創業邦研究中心將最終評出的20個最佳創業城市按照聚類分析的結果分為三個梯隊:第一梯隊最具創業優勢,我們不妨稱其為創業領導城市;其次是第二、第三梯隊的城市,我們分別稱之為創業有力城市、創業追趕城市。對于每個梯隊內部的城市而言,創業的綜合優勢相差不大;但不同梯隊的城市之間卻有著較為明顯的差異。

 

對于這個劃分,創業邦研究中心關心兩個問題:

 

一,同一梯隊的城市,在創業適宜度接近的情況下是否有各自的特色?

 

二,盡管目前存在差異,但在一個較長的時期內,不同梯隊的城市在創業適宜程度上會不會趨同?換個說法就是:它們在創業適宜度上的差異會不會越來越小?

 

第一個問題相對比較好解答,因為每個城市所具有的資源稟賦是有很大差異的。以創業領導城市北京、上海、深圳為例,它們都形成了自己的比較優勢。北京以完整而深入的創業服務取勝,上海以海納百川、萬業競發的高度容納力見長,而提起深圳則不能忽視它強大、齊整的產業鏈鏈條。

 

但對于第二個問題,回答的難度相對比較大,因為我們沒有更長期和持久的數據作為支撐。但創業邦研究中心仍試圖給出一個觀察:全行業整體的創業適宜度差異不會縮小,但個別行業(如輕資產的互聯網相關行業)的創業適宜度差異是有可能縮小的。

 

之所以認為整體差異不會縮小是因為我們觀察到一個現象,創業成本最高的10個城市幾乎就是今年的最佳創業城市前十——創業成本高,卻依舊在創新創業上排名靠前。一個可能的解釋是,支撐創業的各種稟賦資源高度集中在大城市,而這些稟賦資源即便會發生轉移,也需要一個非常長的周期。

 

但資產較輕的互聯網相關行業創業適宜度差異可能縮小,是因為支撐這個行業的技術、人才等關鍵要素相對來說比較容易配備。比如說,湖北武漢、四川成都已經崛起為區域性的互聯網創業中心,在最近幾年頗有名氣。

 

除了最佳創業城市榜單,創業邦研究中心繼續推出創新能力最強20城市、創業成本最高20城市、融資環境最好20城市、置業壓力最大20城市4個子榜單。

 

創新能力最強20城市、創業成本最高20城市、融資環境最好20城市、置業壓力最大20城市

創新能力最強20城市、創業成本最高20城市、融資環境最好20城市、置業壓力最大20城市

創新能力最強20城市、創業成本最高20城市、融資環境最好20城市、置業壓力最大20城市

創新能力最強20城市、創業成本最高20城市、融資環境最好20城市、置業壓力最大20城市

 

在創業成本最高的20城市中,我們發現,廣州的創業成本甚至高過了北京和上海。這是因為,在勞動力成本和房租成本成本差別不大的情況下,廣州的宏觀稅負遠遠超過了京滬。創業邦研究中心采用的是寬口徑的宏觀稅負計算方法,北京、上海、廣州的宏觀稅負分別達到了:18.88%、19.46%、28.93%。

 

置業壓力是城市宜居程度的一項重要細分指標,關系到生活的質量。創業邦研究中心不僅考慮了2014年各城市的住宅銷售均價,也考慮到了當地的人均住宅面積和人均收入水平,從而以平均收入房價比這種相對的形式對城市的置業壓力做出了衡量。所以,如果僅從房價的角度考慮,杭州的置業壓力會高于南京;但從平均收入房價比的角度來看,則不盡然。

 

置業壓力是城市宜居程度的一項重要細分指標,關系到生活的質量

置業壓力是城市宜居程度的一項重要細分指標,關系到生活的質量

置業壓力是城市宜居程度的一項重要細分指標,關系到生活的質量

 

北京

 

我們熟知的北京,其歷史、文化、政治、經濟足以讓它優越感爆棚,但它卻沒有在創業浪潮中裹足不前。這個城市的創業氛圍用一個字來形容就是——“熱”,甚至有些人會覺得它熱到有些“浮躁”。

 

如果僅說它作為政治和文化中心能最快感知政策層面對科技創新創業的支持并作出反應,集聚了最多的國內超一流的大學和科研機構并促進成果轉化,那便很可能忽略了它在成為創業中心的過程中所付出的其他努力。

 

以中關村為代表,北京在努力構建創業圈子,創造創業大生態,輸出創新創業的成果和價值觀,以至于“中關村”已經從一個地理名詞變成了中國創新創業的符號。

 

在這里,有前谷歌成員創業圈、百度逐鹿同學會、網易創業幫、有車庫、3W咖啡等開放創業平臺,有創客空間等軟硬件結合的創業平臺,有創新工場、聯想之星、微軟創投加速器等創業孵化平臺,有創業邦、36氪、創業家等創業媒體??此外,北京的VC/天使投資是最活躍的。

 

可以說,北京的創業服務機構是最完備的,深度服務的能力整體是最優的。創業者有什么理由不愛北京呢?

 

上海

 

你或許會覺得,上海在這波互聯網推進的創業浪潮里不那么突出,甚至有些落后了。原因就是,上海已經好幾年沒有互聯網公司成功IPO,連叫起來聲名響亮的互聯網創業公司都屈指可數:大眾點評、餓了么、格瓦拉、滬江教育。甚至上海人自己也著急,看著阿里巴巴赴美上市,馬云變成首富,他們感慨“為什么上海出不了馬云”。

 

不過,換一個角度看,所謂的“落后”或許可以理解為上海的低調與務實。它沒有那么多的媒體聚集,無法發出那么多喧囂的聲音。平心而論,上海的創業氛圍很活躍,它的中小微企業數量、創造的就業數量遙遙領先于全國其他城市,而且它出產的互聯網公司的數量也僅次于北京。

 

所以,即便上海沒有在互聯網創業中展現出高歌猛進的勢頭,但它發達的中小微企業系統讓它更像是個包羅萬象的森林,足以容納各種各樣的生態。更不消說,它還有發達的金融和國際化的優勢,且地處范圍廣闊、民營經濟極為活躍的長三角大市場腹地。

 

面對這樣一座城市,創業者們擁有無盡的機會。

 

深圳

 

很多因素都能解釋深圳的成功:創新創業氛圍濃厚,資本市場活躍,毗鄰香港,地域優勢明顯,人才流、信息流高度交匯??但深圳最惹人注目的是它在通信設備、計算機及其電子制造業等領域完整的產業鏈條。

 

這是一座天生適合創業的城市。騰訊、華為、中興在這里開枝散葉,百度、阿里巴巴、360等企業紛紛在此布局。可能深圳是除了北京以外擁有最多明星創業企業的城市。

 

然而,深圳的成功,還在于它是一座高度重視創新投入的城市,而創新投入既是經濟發展的不竭動力,也為創新創業提供了深厚土壤。今年上半年,深圳全社會研發投入達到305.1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17.8%,全社會研發投入占GDP比重提高到4.04%。4.04%這一數字已超過歐美發達國家以及日本的水平,目前只有以色列和韓國超過4%。

 

所以,人才、技術、資本、信息、氛圍都不是事兒,這些創業成功的關鍵因素,深圳都有。

 

杭州

 

杭州在中國創業版圖中的地位日漸重要,前有阿里巴巴,后有蘑菇街、快的、挖財、貝貝網、銅板街、掛號網??阿里系創業者風生水起,塑造了這座城市空前的創業繁榮。

 

繁榮也帶動了除阿里以外的其他互聯網巨頭來此布局:錢塘江畔的濱江,網易系已駐扎;富陽東洲新區,京東新電商產業園畫卷正待展開;西溪濕地周邊,百度設立了杭州分公司,騰訊創業基地也已開張。

 

但如果你僅僅把杭州定位為互聯網創業城市,那就有些一葉障目了。杭州的高新技術產業發展也很不錯,比如醫藥、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電氣機械和器材制造業、汽車制造業,這將為杭州帶來互聯網以外的創業機會。

 

最近,杭州拿到了國務院的正式批復,開始建設繼北京中關村、武漢東湖、上海張江等園區之后的第十個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杭州的目標是,到2020年,電子商務、物聯網、互聯網等產業具有國際國內領先優勢,成為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互聯網+”創新創業中心。

 

廣州

 

有一種觀點認為,廣州已經在互聯網創業中被深深地邊緣化了。其實,廣州并不乏優秀的創業公司,比如網易、多玩、UC、唯品會,最近一份廣泛流傳的廣州創業地圖也展示出了廣州相對完整的創業生態。但與毗鄰的深圳相比,廣州不僅在創新能力上被深圳遠遠甩在了身后,在創業成本上也毫無優勢。

 

不過,廣州依然排在了最佳創業城市的第四位,這座城市對創業者來說仍具有很大的吸引力。相比于國內的大部分城市,它在創業者所關心的人才、技術、資本等方面,仍然值得稱道。

 

蘇州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一直以來,蘇州和杭州都是連在一起的。在最近幾年的創業大潮中,這兩座城市也不分伯仲。但阿里巴巴的巨大成功以及阿里、浙大系創業圈的熠熠星輝讓杭州大放異彩,也讓人們有時候會低估蘇州的創業潛力。

 

但這座城市已經連續四年排在最佳創業城市榜單前六,也是一座值得創業者留駐的創業城市——既完整地保存了一座歷史文化名城的底蘊,也展現了新經濟的前景與誘惑:如今,蘇州的產業轉型升級逐步推進,正從傳統制造業轉向高新技術產業,新材料、新能源、新一代的互聯網技術、生物醫藥等等,在整個產業中占到了47.8%。

 

蘇州的特色還在于它是一個非常強調政府主導力的城市,這就決定了它在創業扶持上的強政府投入和對發展建設工業園區以及孵化器、眾創空間的注重。

 

今年5月,蘇州推出了打造“創客天堂”紅利政策《蘇州市關于實施“創客天堂”行動,發展眾創空間若干政策意見》,對省級以上眾創空間最高獎50萬元,目標是到2020年全市擁有眾創空間等新型孵化機構超過300家,集聚各類創新創業人才超過10萬人,新增創新企業超過3萬家。

 

文/創業邦

?演示站? | 版權所有 | 若非注明 | 均為原創?
㊣ 轉載請附上文章鏈接并注明: 創業邦:2015中國最佳創業城市榜單出爐 - 演示站 +復制鏈接
㊣ 本文永久鏈接: 創業邦:2015中國最佳創業城市榜單出爐
福建快三今日开奖结果